受理范围 | 争议时效 | 争议管辖 | 诉讼文书 | 仲裁诉讼程序 | 诉讼须知 | 裁诉衔接 | 争议调解 | 撤裁申诉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劳动合同到期时用人单位提供其他用工主体合同文本供员工续签的性质认定(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01民终4663号)
发表时间:2019-10-4 浏览次数:7

案例评析: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就在于:用人单位提供其他用工主体的劳动合同文本供员工续签是否属于《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所述的“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如符合条文规定的,则员工无权主张经济补偿金。如不符合条文规定的,则员工有权获得劳动合同终止下的经济补偿金。我们认为,本案的审判结论是正确的。《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所述的“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需要从多方面综合判断,而不仅仅是工资待遇水平的保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还包括:工作岗位、工作内容、工作地点、薪资待遇、薪资结构、薪资条件、劳动保护等多个方面。立法上认为:需要综合各方面的劳动条件相比,若新劳动合同与原劳动合同相比处于保持水平或提高标准,员工还不同意续签的,应视为系员工自身原因导致合同续签失败,用人单位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反之,如因用人单位原因导致续签劳动合同失败,作为对员工失业的补偿,用人单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用人单位要求员工与其他用人单位续签新劳动合同,从主体上就属于降低了劳动合同约定条件。即使新劳动合同的薪资待遇与原劳动合同相比处于保持水平甚至是有所提高,但严格来说此种情况下新劳动合同的签订都不应认定为续签,因为用工主体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而且新劳动合同的签订会增加员工的恐惧和负担,从一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岗位,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工作年限也不能连续计算。所以仔细分析,就会知晓新劳动合同签订对于员工的负面效用。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苏01民终46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品骏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市淀山湖镇丁家浜路7号10号房。


    法定代表人:王幼文,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范某某。


    上诉人江苏品骏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范某某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9)苏0102民初51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品骏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范某某主张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范某某负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品骏公司只提供宁波市仕优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给范某某续签,没有提供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给范某某错误。首先,范某某提供的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来源存疑,无法证明该劳动合同系品骏公司提供。其次,品骏公司之所以没有提供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给范某某,是因为品骏公司因经营需要在双方劳动合同期满前正在协商改签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事宜,故提供新的劳动合同给其参考。由于范某某不同意改签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直至双方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后亦未达成一致意见,此后双方继续协商,同时范某某继续在品骏公司工作,因此,品骏公司向范某某发书面续签通知,续签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最后,品骏公司考虑到提供空白合同的风险,才让范某某前往品骏公司当面签订劳动合同。2.一审认定范某某向品骏公司书面辞职的决定系品骏公司被迫所致错误。第一,在双方协商续签事宜过程中,品骏公司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迫范某某续签。第二,品骏公司于2018年10月23日向范某某送达续签劳动合同通知书,是通知范某某前往品骏公司协商并签订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即使在续签通知书中未明确续签的用工主体,但品骏公司从未拒绝续签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品骏公司在当时已经改变策略,如果员工有强烈的意愿要求续签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则原则上予以同意。相反,如果范某某选择不在规定的期限内前往品骏公司协商,则是其自行放弃与品骏公司续签劳动合同,其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而不能将责任归咎于品骏公司的强迫。3.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品骏公司与范某某之间的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后,范某某继续在品骏公司工作,品骏公司未表示异议。根据法律规定,双方已经建立事实劳动合同关系,一审判决在认定事实部分未提及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合同关系。后品骏公司继续与范某某协商续签劳动合同事宜,并向范某某发出续签通知书,但范某某在收到续签通知书后,未按照续签通知书的要求前往品骏公司处理续签事宜,范某某决定放弃续签与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径直向品骏公司发出书面告知函,决定辞职,因此,范某某单方终止与品骏公司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品骏公司无须向范某某支付经济补偿。退一步说,如果范某某根据续签通知书的要求,按时前往品骏公司协商,此时品骏公司仍然要求范某某签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那么范某某再向品骏公司发出告知函,此种情况下,范某某在本案中的请求才可能成立。但就本案事实,范某某的主张根本不能成立。综上所述,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品骏公司无须向范某某支付经济补偿。


    被上诉人范某某辩称:1.双方的劳动合同于2018年9月30日期满后,品骏公司向范某某发通知,要求范某某到玄武站站长助理沈洋处续签劳动合同,所以合同期满后范某某继续在品骏公司工作。品骏公司实际上是要求范某某与第三方宁波仕优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范某某在离职前一直争取能够和品骏公司续订劳动合同,但是最终没有成功,被迫离职。2.品骏公司从未提供自己的合同文本,只提供宁波仕优公司合同文本。品骏公司上诉要求范某某续签劳动合同明显与事实不符。品骏公司自始至终都是要求范某某改签第三方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拒绝和范某某续签劳动合同。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品骏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范某某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品骏公司支付范某某经济补偿金24423元和额外支付一个月代通知金6978元,并加付赔偿金24423元;2.品骏公司支付2015年8月至2018年10月法定节假日37天的加班费25818.6元;3.诉讼费用由品骏公司负担。一审中,范某某自愿撤回了要求品骏公司支付代通知金、加付赔偿金及加班费的诉请。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8月18日,范某某入职品骏公司南京市玄武站从事运送快递工作,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


    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范某某实发工资分别为:6880.16元、7013.24元、7321.98元、4952.02元、4067.61元、1881.8元(年终奖)、6880.63元。2018年4月至9月期间,范某某应发工资分别为:9375.37元、6989.82元、7593.47元、5320.7元、5061.3元、7528.76元。


    2018年10月23日,品骏公司向范某某送达续签劳动合同通知书,内容为:范某某女士:您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2015年8月16日至2018年9月30日)已于2018年9月30日到期。此前,我司多次通知你续签劳动合同。但你拒绝签订劳动合同,现公司正式书面通知您收到此通知书后立即到站长助理处办理续签劳动合同的相关手续。如果您拒绝续签劳动合同,请您收到此通知后立即到站长助理处办理离职手续。如您收到此通知书起一日内未到站长助理处签订劳动合同的,视为您拒绝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无论您是否办理离职手续均不影响劳动合同终止的效力)。


    2018年10月25日,范某某向品骏公司发出告知函,范某某认为双方劳动合同已到期终止,品骏公司迟迟不愿意续签劳动合同,应按劳动合同法四十六条第五项规定给予经济补偿金。次日,范某某离职。


    2018年10月25日,范某某向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品骏公司支付经济补偿、代通知金、加付赔偿金、支付加班费及退还押金。2018年12月18日,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宁劳人仲案字〔2018〕第112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品骏公司支付范某某押金2500元,驳回了范某某的其他仲裁请求。双方当事人对仲裁裁决品骏公司支付范某某押金2500元无异议,但范某某对驳回其其他仲裁请求不服,遂提起本案之诉。


    一审中,双方当事人对以下事实和证据存在争议:


    范某某提供了下列证据:1.10月12日续签合同通知书及签收回执、站点问题反馈渠道及联系人表、给人事钟飞英的短信,证明劳动合同到期后,范某某多次向品骏公司书面表达希望和品骏公司续签劳动合同,但品骏公司一直不同意,应当支付经济补偿。2.宁波仕优公司的两份劳动合同、与玄武站站长助理沈洋微信聊天截图,证明范某某在劳动合同到期后希望与品骏公司续签劳动合同,品骏公司也通知范某某到玄武站站长助理沈洋处签订新的合同,但沈洋根据品骏公司的指示逼迫范某某签订第三方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表明品骏公司在劳动合同到期后不愿意续签,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3.谈话录音,证明截止到2018年10月25日,品骏公司仍逼迫范某某改签第三方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拒绝以品骏公司名义与范某某续签合同,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


    品骏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不认可,只能证明双方一直在协商续签事宜。对证据2中空白合同真实性不予认可,空白合同出自何处不清楚,对聊天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不认可,双方还在协商续签事宜。对证据3真实性需核实,该录音为偷录。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为:品骏公司是否应当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24423元。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一)劳动合同期满的;……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的;……(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出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本案中,范某某与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于2018年9月30日到期,品骏公司虽通知范某某续签劳动合同,但只提供了宁波仕优公司的劳动合同让范某某续签,并于2018年10月23日通知范某某如一日内未签劳动合同视为拒签,劳动合同终止。2018年10月26日,范某某在品骏公司一直未提供品骏公司劳动合同让其续签的情况下被迫离职,双方劳动关系终止。范某某2015年8月入职,2018年10月离职,根据范某某提供的工资截图及银行流水,一审法院认定其离职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为6738.9元,品骏公司应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3586元(6738.9元/月×3.5月)。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品骏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范某某押金2500元,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3586元,两项合计26086元;二、驳回范某某的其他请求。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且均未提供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范某某确认品骏公司已在一审判决后向其退还了押金2500元,其同意在案件执行中予以抵扣。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品骏公司应否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4423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劳动合同期满的,劳动合同终止。该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规定,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出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本案中,品骏公司上诉主张劳动合同期限届满后,范某某继续在品骏公司工作,双方已经建立事实劳动关系,范某某单方面终止与品骏公司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品骏公司无须向范某某支付经济补偿。但根据查明的事实,范某某与品骏公司签订的固定期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15年8月18日起至2018年9月30日止。2018年9月30日,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后,双方未再续签劳动合同。2018年10月23日,品骏公司向范某某送达续签劳动合同通知书,称此前多次通知范某某续签劳动合同,但范某某拒绝签订劳动合同。一审中,范某某提供的其与玄武站站长助理沈洋微信聊天截图及给人事部门钟飞英的短信等证据表明,品骏公司提出续订的劳动合同是让范某某与新的用人单位宁波仕优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并非系品骏公司作为用人单位与范某某续订劳动合同。依据上述事实,能够认定品骏公司提出以宁波仕优公司作为新的用人单位与范某某签订新的劳动合同,而范某某不同意与新的用人单位宁波仕优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因劳动合同期满且品骏公司不同意继续作为用人单位续订劳动合同而终止。据此,品骏公司主张一审法院认定品骏公司没有提供品骏公司的劳动合同给范某某续签错误的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第四十六条第五项的规定,品骏公司于双方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后,未按原劳动合同约定条件与范某某续订劳动合同,品骏公司依法应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故品骏公司主张范某某单方面终止与品骏公司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品骏公司不应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的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认定品骏公司应支付范某某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23586元,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品骏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江苏品骏物流有限公司负担,本院免予收取。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姜 欣


    审判员 吴 勇


    审判员 蔡晓文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书记员 杨文艳

温馨提示:
      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疑问、需要委托律师诉讼或聘请常年法律顾问,可拨打:13851826011与我们联系。
分享到: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合作链接